1

  提到“游戏”这个词,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娱乐,觉得玩游戏只是为了让人心情愉悦,甚至觉得玩就是在降低生产力,是一种玩物丧志。

  游戏并不只是这么简单。

  游戏本质上是一种训练,一种预演,一种试探性的开发。

  为什么我们喜欢玩游戏?

  因为快乐。

  我们会在游戏里感觉快乐是因为我们的脑子让我们对这种轻度训练感到舒适,这样才会主动进行这些训练,是我们的DNA选择了游戏。

  小动物也会通过互相追逐推搡的游戏来锻炼自己的狩猎能力,就像家里的猫主子看到会动的毛线球就忍不住上去抓一样。

  它以为自己是为了玩,实际上模拟了抓老鼠的过程,是一种锻炼。

  从这个角度上看,游戏不仅是一种娱乐行为,更是一种工具,一种模拟现实的工具。

  其实很多游戏只要仔细想一想就会发现他们实际上是某种社会活动的抽象拆解。

  比如围猎实际上是一种战争演习,下棋则是一种基础的沙盘推演。

  游戏通过从混沌随机的完整模型中抽取出一条清晰的执行路径来构建自己的规则,因此游戏的基础就是“在限制的基础上达成目标”。

  比如,摔跤限制了拳脚,踢足球不让上手,都是为了从复杂模型里抽出最单纯的一个要点。

  这个复杂的世界只有在游戏中可以变得特别纯粹。

  也正因为这种纯粹,游戏这种工具还经常要负担起技术模拟的工作。

  技术并不是顺序发展的,就像何夕的《伤心者》里写的那样,很多技术发明出来的时候全人类都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一直到几百上千年后大家才发现这玩意竟然是个核心科技。

  而这些没有什么卵用的新技术大都流向了什么地方?

  游戏。

  如上所言,游戏逻辑非常简单:你要有一个小目标,然后有一条清晰的路径,只要你按照这个路径执行就能得到成果。

  而一个没法落地的技术正好符合这些元素,因为技术具有复现性,并且需要排除掉各种干扰要素,只单纯复现这一条技术,而“玩家”可以通过不断复现技术得到相应成果,从这种直接的成就感里面取乐,从而让新技术成为玩具。

  这就让很多看起来非常牛的技术可以暗搓搓的在游戏里藏很多年。

  比如在直升机出现前,没什么人能说清楚竹蜻蜓的螺旋翼到底能用来干什么,但这个能垂直上天的玩意就是很好玩。

  还有烟花爆竹,你以为中国人真的脑子卡住了觉得火药只能用来放烟花么?

  不。

  中国一直有火药武器的研究,但是在锻造能力还不够的情况下实在做不出合适的枪管,这才只能丢去玩。

  技术无法大规模应用的时候往往就会变成一种玩物。

  而游戏把这些珍贵的技术保存下来,保存到能用的那一天。

  2

  电子游戏出现后,这种游戏对技术的赋能就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因为电子游戏和技术是相辅相成的关系,电子游戏不仅是对技术的应用,还是一种对技术的验证和探索。

  这几年VR技术发展的时候,大家总是默认VR和游戏有关,就是因为游戏作为一种具有自由探索、复杂图形、深度交互的媒介,可以最大程度上验证VR的技术。

  如果VR能用来玩游戏,那一定可以用来干别的。

  事实上,现在我们生活里很多东西已经是被游戏改变过的。

  比如说传播,现在的游戏已经变成了一种社交模因,成为一种新的传播媒介,甚至担负起输出文化的作用。

  典型比如,刺客信条系列对历史场景的考究已经达到了艺术层面,王者荣耀通过和敦煌的合作发展数字文保,天刀通过复制芙蓉镇带火了湖南的旅游。

  这种借用游戏受众广、传播力强、有自己的社区、圈子的优点来进行间接文化推广的事屡见不鲜,在传播上已经成为一种强力的媒介。

  但相比起传播,游戏在推动硬件发展的过程中更是功勋卓著。

  游戏本身就是一种复合工业,每个部分都在带动一种技术发展。

  早在计算机刚刚起步的时代,游戏机厂商就已经对家用量产硬件这个领域进行了疯狂的探索,同期的很多游戏机在性价比上要远远胜过一些电脑。

  街机时代,到底人机该如何交互的问题又是游戏机厂商探索的重点,从摇杆到摁键,再到体感设备,跳舞毯、方向盘,街机创造了很多经典的人机交互方案。

  进入互联网时代后,网游又成了宽带稳定性的试金石,大型多人网游对服务器的压榨为硬件厂商提供了丰富的市场。

  现在的人工智能数据中心又是建立在显卡行业的发展上,数据中心的主要运算设备就是各种显卡,但是在找到机器学习这条路之前,一般人根本不会考虑制造大量重复低级运算的设备,因为这看起来毫无意义。

  结果,那些总想游戏画面更好一点的游戏狗,硬是把显卡推动到了一个可以改变世界的等级。

  觉得游戏没意义,那是因为只知道用游戏杀时间。

  而没看到游戏作为一种机制,一种生态,可以对世界有怎样的改变。

  3

  游戏是一种工具,本身没有善恶,到底好不好主要看怎么用他。

  在游戏和电子信息结合之后,它已经变成了一种极具可能性的技术试验场,只要你利用好游戏,他就能带给你许多意想不到的价值。

  有人觉得技术只能用来玩,是因为他还没有想到怎么用,而真正有需求的人会觉得这东西怎么才来,有太多的东西可以被这个驱动起来。

  比如最开始搞出无人机的时候,很多人都说没什么用,只能当玩具,结果无人机出来之后拍电影的都要疯了,终于不用租直升机就能拍空中俯拍。

  即使单纯从娱乐的角度来看,娱乐也并非没有意义,相反,娱乐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而市场是发展的基础。

  有巨大市场来消耗技术发展的成果,把那些不完美的试验品都买回家去玩,才能把那些不完善、不完整的技术保留下来,在一个相对更小的环境里反复迭代,让它成长到能转移到其他领域的那天。

  现在已经有驾校利用游戏软件来虚拟练车,这就是多年来赛车游戏发展带来的福利。

  很多汽车公司在前期开发的时候使用的模拟软件,也大量从游戏领域吸取人才和技术,这才能在汽车出厂前就对他的安全性有预期。

  等这些东西都落地了,再回头看那些用几年、十几年就为了做一个能模仿汽车运动的物理引擎的人,他们创造的东西这时候还只是一个游戏吗?

  虚幻引擎现在已经成了任何和建模有关的行业都会考虑的软件,尤其是电影行业,有不少已经在使用虚幻进行动态故事版预演,之前还有《曼达洛人》剧组直接用虚幻引擎来取景。

  任何技术都是需要市场的,如果没有巨大的市场需求和消费者真金白银的支持,专心研究这些技术的人早就饿死了。

  如果没有玩家们对于真实性的客观需求,当你尝试去做一个能把头发的物理动作渲染的像真的一样的技术,别人也只会问你这东西有什么用,可是3D图形技术的发展离不开这种“没用技术”的积累。

  只有当你做出这个技术能够卖出价格的时候,研究这些技术的人才有饭吃,技术才能发展起来,游戏圈的画质“军备竞赛”,事实上拉高了整个图形领域的上限。

  人工智能的应用,最早也不是用在各种生活的场景上,而是更多使用娱乐项目作为试水的训练场,比如围棋的阿尔法狗和绝艺,王者荣耀的绝悟。

  顺便一提,文学、围棋,这些东西在古代都被认为是“小道”。

  在这之外,游戏还培养了相关领域的人才,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增加了教育方向上的多样性。

  如果没有游戏,这世界怎么用的过来这么多程序员?

  如果不是要给游戏里的角色设计衣服,很多服装设计师都吃不上饭。

  以后呢?

  以后还能做到什么?

  当你的游戏可以做到这么多事的时候他们还只是游戏吗?

  游戏,从来不只是娱乐。

  4

  我们称呼游戏为游戏,只是因为我们选择了其中娱乐的那一部分,但将这些娱乐项目拆分开,其实就是一项一项的技术。

  你把这些技术组合在一起,可以用来玩,也可以用来创造价值,你不能说因为现在这个技术只能娱乐就认为它只有娱乐的价值,一个技术只要强到一定地步,自然有用他的场景。

  大家用游戏来娱乐,是因为大家确实有这个需求,需要用游戏来娱乐,你把游戏的娱乐功能阉割掉,最后大家还是会选择其他方式来娱乐。

  技术就是那么个技术,大家需要它娱乐,那就用在娱乐上,大家不只需要它来娱乐,那它也可以用在别的什么东西上。

  到底怎么用,主要看用的人怎么想。

  就好像智能推荐算法,有说法是故意把让人暴躁愤怒的内容推给你,因为这样你的回复互动就会变得更多,而实际上,它也可以通过推送让你变得平静快乐。

  那错的是谁呢?是大数据,还是给机器设定KPI的人?

  大家喷游戏的时候,本质上根本不是在喷游戏,而是在喷那些脑残游戏背后的推手,那些故意不当人的资本。

  游戏本身没有错,因为你去看,也有很多人被游戏帮助过,被游戏治愈过。

  最近看了腾讯新出的几个短片,用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游戏和现实交汇,重新审视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之间的联动,去看游戏怎样改变了我们的现实生活。

  不管是用来重塑文化,还是用来让大众知道那些为我们默默付出的英雄,又或者是为孩子打开一个新世界。

作者 adminp4mrw